凌冬&暖阳

这里阿凌
是枭羽!!!(不逆)偶尔磕点其他CP(但是大概率不会产)
很懒很菜,经常搞些奇怪的东西

——
算了,我就是个沙雕

枭羽这不得必须有一个()


什么叫护食啊!!!

【枭羽】君の知らないこと

现PA  是仿生人凯  HE

PS:奶油麻薯真的很好吃(乐)

接下来

请—— 



       “今天的早餐是煎蛋、火腿还有烤松饼,”凯亚将一杯牛奶稳稳地放在迪卢克的面前,转身回厨房将围裙脱下叠起来放好。

       “我记得你昨天晚上说今天可以吃堆高高当早餐,”迪卢克的目光在索然无味的煎蛋和牛奶两者之间来回切换,最终还是放弃争辩,拿起刀叉切了起来。

       “昨天不就是堆高高吗?”凯亚疑惑,“不是刚吃过吗,就算我知道你喜欢也要换换口味啊。”

       “呃,凯亚,”迪卢克戳着盘子里已经碎掉的松饼,斟酌着句子,“其实我已经连续吃三天的煎蛋、火腿还有考松饼了......是你记错了。”

       凯亚愣了一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略显僵硬地收走喝光的牛奶杯子。

       注意到凯亚动作的不正常,出于关心,迪卢克站起来帮忙收拾盘子时问了一下。

       “手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都挺好的,”说着,凯亚还转了转手表示它们仍然很灵活,并让对方不要过于忧虑。

       “我身体各个部位的零件质量都是很好的,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不是检查过好几遍了吗,丽莎都说我好好的,”他接过迪卢克手中的盘子放进洗碗池,“还有记得看表,你上班快迟到了。”

       表盘上的指针无情地指向数字八,迪卢克匆匆道了句再见就拿起外套冲了出去,空留厨房水流与碗碟碰撞的声音。

 

 

-3-

       还有三天。

 

       迪卢克不是没有做过其他尝试,但是负责体检的丽莎小姐也摇摇头表示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记得你已经带他来过好几次了,小可爱都和他相熟了呢,”亚麻色长发的知性大姐姐在柜台后面托着腮,用一种近乎慈爱的目光看着不远处和白色猫咪玩耍的凯亚,“我还是那句话,他的型号已经很旧了,姐姐我是建议你再换一个......”

       “我说过,我不会放弃凯亚,也不会换去新的产品。”

       像是已经听过太多次这样的回答一样,丽莎掩嘴笑了一会儿,继而用祖母绿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人,“如果他会逐渐不记得你呢?”

 

       “全部忘记也无所谓吗?”

 

       迪卢克不想回答,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作为一串程序代码而言,“凯亚”现存的记忆与习惯将可以毫无保留地复制到另一个人工智能里,并且最新款的陪伴型家务仿生人可以根据使用者的喜好改变他们的外貌,”丽莎停顿了一下,又看了眼和泡芙玩的正欢的蓝发仿生人,“公司最近还推出了以旧换新的活动,你仅需要再付一小部分摩拉就可以获得一个全新的他”,何乐而不为呢?”

       迪卢克沉默不语,目光却依然紧盯着桌上的检查报表,显而易见,那张合格报表上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数据——全部都在正常指标范围内,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时间也不早了,关系再好被晾在一边久了也是会变得不开心的哦。”见迪卢克一声不吭,丽莎提醒道。

       “对了。”

       “什么?”

       “内存足够,不会发生那种事的,”转眼间丽莎又恢复了之前慵懒的样子,唤回了迟迟不肯离开的猫咪泡芙,“我知道也劝不动你,顺便一提,别忘了时间。”

       迪卢克身形猛地一顿,而后脱口而出的是一句微不可闻的谢谢。

 

 

       正在怀里的猫咪忽然跑走,凯亚显然有些失落,扭头看见向自己走来的人后又自然而然地换上了微笑。

       “终于聊完了?”凯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还以为你要和丽莎聊到晚上吃饭。”

       “凯亚。”

       “怎么,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回去顺路买一下?”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反应,要是在平常迪卢克早就和自己怼起来了,今天却过于平静,凯亚不得不谨慎思考为什么迪卢克如此反常。

       “你想养猫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凯亚曾经想要养一只猫,“就像泡芙一样,但肯定没那么胖”还跟迪卢克这样比划着,但是被迪卢克以家里有他一个搞事精就够了,伺候不了第二个为由驳回。当时凯亚想要一只猫的愿望过于强烈,以至于他都没有反驳迪卢克话中的毛病就放弃了做了一半的晚餐自己关进房间里生闷气去了。

       “你之前不是不让吗。”凯亚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那你现在还想养吗?”迪卢克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又问了一次。

       凯亚对他态度上的突然转变莫名有些不耐烦,赌气似的丢下迪卢克自顾自的往前走,末了还不忘再回怼一句。

       “怎么我说想要你现在就会带我去买一只吗?”

 

——

       凯亚把热好的牛奶倒进小橘猫的食盆里,看着它伸出粉嫩的舌尖一点一点小心地舔着,又摸了摸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顺手将剩下半杯快要凉掉的牛奶递给迪卢克。

       “敢情我就只能喝它喝不完的牛奶?”迪卢克不可置信地盯着墙角那坨妄图撼动自己家庭地位的、正在愉快进食的毛绒生物,内心把做出养猫这种决定的自己狠狠唾弃了一番。

       “麻薯是新来的,你得让着它,”凯亚把喝完牛奶的小猫抱在怀里,趁机吸了一口然后用下巴轻轻蹭着小家伙的头顶,“你去刷碗,我要给它准备睡觉的地方。”

       迪卢克不知道是该震惊凯亚给猫连名字都起好了还是担心自己地位下降如此之快,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抱着猫离开,然后来到厨房看着堆起来的碗筷两相无言。

 

 

 

       迪卢克将洗好的最后一个盘子放进橱柜,擦干手后转身果不其然看见正侧倚着门框的凯亚,紧接着“啪”的一声,伸手把照明灯打开了。

       “您摸黑省电的吗?”

       “我不想开,那个......”迪卢克走过凯亚身边,露出像是难以启齿一般的表情,“......什么已经收拾出来窝给它睡了吗?”

       “哦——迪卢克,他叫麻薯。”

       “所以为什么要起这种奇怪的名字?”

 

       成功逗到迪卢克的凯亚现在正乐呵着,跟在对方后面走到客厅,再收了时已全部笑意。

       “算上今天还有三天是吗。”是一句陈述而不是反问句。

       “你知道了啊,”迪卢克颇有些无奈,“真是不知道当初把你的权限打开是好是坏。”

       正如食物存在保质期,仿生人这种高科技产品也同样,凯亚作为那一批次的产品,三天后就必须送回原厂强制销毁。他还没想好怎么和对方说这个事,这就好比人提前知道了自己的死期要考虑做出什么反应一样,过于残忍。

       凯亚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整个人陷在懒人沙发里,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苦恼的青年。

       “其实开不开都一样,每个像我这样的仿生人被制造出来时,除了会有专门的“造梦师”来制造小时候的回忆,还会在脑海里植入所谓的“死亡日期”,它们到了“那一天”就会自动陷入休眠状态,”凯亚翘着二郎腿晃晃挂在脚尖的居家拖鞋,“不过像我这种权限被你完全放开了的,就得手动销毁了。”

       “诶,突然养猫该不会是......要完成我的遗愿吧!”

       “嗯,我想让你没有遗憾。”

       凯亚礼貌微笑:“我谢谢你啊。”

       伴随着客卧房门激烈的碰撞和麻薯被惊醒的凄惨嚎叫,迪卢克碰了一鼻子的灰被愣愣地留在客厅。

 

 

-2-

       还有两天。

 

       虽然同属于一批产品,但凯亚其实有一个很大的瑕疵,由于生产线上的一点小插曲导致他的右眼并不是很正常,所以戴上了眼罩,这让他与其他仿生人很不同,但也正因如此,迪卢克才能以一个更低的价格将他买了回来。

       不过现在迪卢克工作蒸蒸日上,完全有能力再换一个新的家伙来帮他做家务什么的,是自己看起来更格格不入一点。凯亚穿着迪卢克刚给他买的一身新衣服,百无聊赖地看着饮品店的菜单。

       璃月有个习俗叫什么来着,出殡的时候要给死者穿上新的寿衣是吧,也不知道迪卢克知道不知道。

       估计是抱着不想让自己人生在世留下遗憾的想法,迪卢克才会提议趁着今天周末出去玩的。凯亚想起来商场里迪卢克为他挑选衣服时,那位店员欲言又止的神情。

       是啊,怎么会有人类给服务自己的仿生人买衣服呢,凯亚看得出来那个眼神透露着疑惑和不屑,更多的则是可笑至极。他不想迪卢克被那样另类的目光注视着,但是对方执意要让自己试穿,并且在自己走出试衣间后久违地笑了,说他穿上很好看。

       拜托,他不可能不服从管理者的命令对吧?所以,他都是被迫的,才不是他也想穿。

 

       “看完了吗,有没有想喝的?”迪卢克眯起眼睛看见凯亚在菜单上打着转的手指,“不能喝酒精饮料。”

       “喂、你不会连这都管吧!”凯亚手里的菜单被强硬抽走,丧气地趴在桌子上,本来他还想解释仿生人不需要进食,现在一看完全就是他想多了。

       “真是无趣啊,迪卢克。”

       “苹果酿怎么样。”

       “加冰。”

       迪卢克微微颔首,叫来了服务员点单。

 

       突然一声巨响吸引了店里大部分人的目光,凯亚侧身看过去,坐在他们斜对角的一位男性正急躁地拍着桌子朝服务员大发脾气,刚给他们这桌点过单的女孩子慌里慌张地跟对方道歉,头上的红色兔耳蝴蝶结都在紧张地发颤。

       “这位先生,我非常抱歉!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想到您是和女朋友一起来的......”

       “没有想到?爱丽她就坐在我的面前你看不见?!”

       “抱歉......”

       凯亚看见那位先生对面分明是不久前刚上市的产品,全息投影下的女孩子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下不为所动,依旧温婉地微笑着,眼里只有和她相对而坐的男人。

       【爱丽,可以成为你喜欢的任何样子,给你无时无刻的陪伴——】

       凯亚记得那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广告词,可以变成任何模样,只因你的喜好存在,会无时无刻、无条件包容你,无论是谁都会心动的吧。只是人和机器本就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前者是碳基生物后者则是硅基生物——不,或者根本算不上“生物”,充其次也不过是人类智慧的产物罢了。

 

       神游回来的凯亚无意间和迪卢克目光相撞,不同于无机质的通透眸子注视着自己。

       “你和她不一样,凯亚。”

       听到这句话,凯亚觉得自己的处理器中端好像有点过载,什么叫、叫不一样啊,他的记忆存储开始变得乱糟糟的,老是有不同的画面从眼前闪过,最后他攥住了迪卢克刚给他买的衣服,把头低下去咬着饮品的吸管末端不去看他。

       “废话......我知道。”欲盖弥彰罢了。

       “你比爱丽高级多了,”迪卢克很认真地说道,“相比之下她只是全息投影而已。”

       “......”

       简单来讲不就是自己有实体而后者则是摸不到的空气。

       凯亚:哦

       求求了,他什么时候能进焚烧炉,这个有木头的世界他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还有两天是吧,真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凯亚搓了把脸,核善地看着对面的家伙,“迪卢克,我会好好地记住你的。”

 

-1-

       度过愉快的周末随之而来的便是令社畜苦恼的周一,据说在这一天人类会爆发出许多隐性疾病,简称“周一综合征”。不过对于凯亚来说倒是没有这方面的烦恼,老实说,他拿不准迪卢克对自己的态度,自从三年前第一次来到家里迪卢克为他打开了所有的权限时,凯亚就一直搞不清对方的想法。

——

       “可是,你是我的管理者,我应当服从你的命令,”刚被解开限制的凯亚不解地问道,“你这样,保不准我会突然背叛你哦。”

       可是被控诉的当事人却双手环抱很严肃地看着自己:“凯亚,我希望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你不是机器,你就和我一样,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类。”

——

       回想起当年刚踏入社会的迪卢克面无表情地说出这种中二病的话,凯亚还是忍不住想笑,三年前那个随便逗一逗就会脸涨得通红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讨厌的木头。

       “真是无趣啊,迪卢克。”

       凯亚腹诽道,抱住靠枕一个翻身倒在沙发上,抓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正巧在播报今日快讯,凯亚瞟了一眼,是什么什么“震惊!人工智能竟然怀孕!此项发现或许将掀起新一轮科技革命......”

       “啧,这年头真是有什么都不奇怪。”

       凯亚边吐槽边转台,最后以找不到好看的电视节目告终。也可能是因为明天就要被迫强制销毁,好像干什么都不能专心一样,凯亚调出数据记录查看发现他几天出错频率逐渐增高,已经排除了零件问题,可也没有科学研究证明仿生人会由于心理原因而造成工作上的失误啊。

       不可否认的是他真的很不想见到管产品回收处理的那位叫胡桃的女孩。对工作有干劲很好,冲业绩也很能理解,但是就不要对着即将离开这个美好世界的人说出“买一送一,第二位半价”这种话啦!

       说到底,他昨天还是生迪卢克的气才会说出“想快点进焚烧炉”这种话的。他也明白以现有的技术做出来的人工智能是不会拥有自己的感情的,这是凯亚通过大数据整合得出的结论,只不过对自己做了几次状态评估后他不得不承认,确实有一颗不应该出现的种子在名为心脏的地方生根发芽。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性是他真的出了什么毛病,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仿生人也会有保质期的原因吧。

 

       晚饭时分俩人异常沉默,凯亚难得没有在餐桌上插科打诨,除了他把筷子不小心掉在地上三次之外。

       理所当然的得到对方担心的询问,虽然在他看来这不亚于最后的温存,或许是给自己最后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毕竟——

 

       “反正,我这种型号的机器也就只能做到这种地步了吧,明天过后,你会拥有一个比我更好的家务机器人,也就过了今晚而已。”

 

       听得出来这是一句压抑着情绪的话,像一把利刃在此即刻划清了两人界限,明知道这应该是凯亚的程序提前计算并设定好会做出来的反应,但……

       丢下一句淡淡的“不用管我”后,凯亚几步跨进卧室并反手关上门,迪卢克愣怔了半晌,抬起的手径直僵在半空中,好像被锁链硬生生拉扯住,无法再前进一步,空气中还保留着刚才的压迫感,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被大力关上的门似乎还在颤抖,就像小孩子在抽泣一样。

       留在客厅的红发青年悻悻地收回手,然后撑着桌子滑坐在椅子上。迪卢克摁住泛疼的太阳穴,他不想事情发展成这样的,明明也在竭力阻止这种事的发生,可上天总是喜欢开玩笑,事情永远不会向人们所希望的方向进行,每一个人都在告诉他,凯亚终究要离开自己。

       他强撑着起身,脚步沉重地走到凯亚的房门前,轻轻叩了几下门,呼唤着对方名字却迟迟得不到回应,试着拧了门把手发现根本没锁,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在床上缩成一团还在哭的家伙。

       迪卢克从来不知道仿生人会流泪,透明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凯亚的脸颊两侧滑落,洇湿了一小片床单。设计者未免太过偏心,怎么会创生出如此精密的造物。迪卢克有时候甚至回去怀疑他和凯亚的相遇是否是被计算好的,被蛊惑着买下他,再等凯亚已经成为自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后再来告知自己,凯亚不能继续留在他身边,如果是商战对手下的一步大棋的话,那么对方显然已经成功了。

       他,无法自拔地对一个仿生人产生了感情。

       记得刚带回凯亚的时候,他打开包装箱后,是一副很少见的异国面貌,深蓝色顺滑的长发肆意地铺满,颇具少年感的身躯蜷缩在垫着白色拉菲草的箱子里。

       冰蓝色的眸子睁开的时候没有一丝温度,眼底的星星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对方静静地阐述着造梦师提前给他设置好的童年记忆。这不是迪卢克希望看到的,于是他打开了所有控制仿生人思想的限制,再次视线相撞便是清澈的透明。

       自己似乎将他宠的过了头,三年来凯亚已经将顶嘴的技巧练得炉火纯青。

       “你总会有比我更好的存在的!”

       凯亚根本不想管已经模糊掉的视野,床上放着的俩人合照随着动作掉在地毯上,迪卢克难得在相片里露出了笑容,照片是凯亚在逛完游乐场后要求拍的,他很想通过这种人类留下美好记忆的方式,来稍微延长一点他在迪卢克脑海里停留的时间......在他被销毁之后,迪卢克把照片丢掉也好、收起来也罢,亦或是购买了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产品,再将新的照片叠在这张之上,都无所谓了。

       “总会有比我更好的......”

       “可我喜欢的是凯亚!”迪卢克有些急躁地说着,手忙脚乱地抹去对方满脸的泪水,自顾自地钳住手腕强迫他看着自己,“不会有其他人能代替你!”

 

       吻是先从额头落下的,紧接着又被吮去了眼角的泪水,最后堵上略显单薄的唇。

    

       一夜凌乱。

 

 

-0-

       迪卢克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被挠伤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他特地把床头的闹钟关掉让那人再睡会,自己去了厨房准备早餐。

       凯亚醒来发现迪卢克不在身边,听见客厅传来的响动后准备起身查看,穿衣服的过程中感到强烈的不适,虽然已经清理过还是有些行动不便。

       来到客厅果不其然看见迪卢克正在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凯亚急忙上前想接过来。

       “这些明明应该我来做的…咳咳、咳……”

       这些家务本来就该他做,可没想到张口就是一种恍若废旧机械嘶哑的声音,还因为刚才那一下动作过猛不得不扶着桌子说话,最后被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揉了把头顶按在餐桌前坐好等着吃饭。

 

       迪卢克或许也是喜欢他的。

       直到对方强硬地拉着自己冲到原厂和老板对峙的时候,凯亚才敢得出这个结论。

       “无论如何,替换零件也好,要定制也好,钱我会付给你,总之给我修好他!”

       凯亚看见平时很注重风度的迪卢克形象全无地过去砸场子,吓得平日总是喜欢摊在老板椅上的温迪拢了拢他的小绿披肩,不慌不忙地干了最后一口苹果酒,还有闲心晃晃悠悠地打了个酒嗝。

       “啊,迪卢克老爷来这有何贵干啊?”

       凯亚扒开迪卢克简明扼要地讲述了事情缘由,温迪听到后嘿嘿嘿地笑了会儿,开始解释道。

       “我记得凯亚这一批——呃,”温迪瞟了一眼迪卢克的神色,换了个说法继续,“本来就是史无前例的一次尝试。”

       “我们本想尝试创造出一种和人类几乎一样的生命体,按阿贝多的话来讲,好像是硅基生物还是什么,诶呀我也记不清。但是吧由于某种原因,”温迪顿了一下,“被禁止了。”

       “我们自然是很舍不得这批试验品,更何况真正成功的还只有一位,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瑕疵。”

       所以一切都是算好的。

       迪卢克当时还在公司低谷期,每天忙事务几乎没时间管生活上的事情,所以他便把目光投向经常向他买酒的温迪他家主推仿生人的公司产品,而恰巧在这时因为“瑕疵”而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购买凯亚似乎成为了最佳选择,并且把凯亚放在他这里也是很保险的一种做法,因为检察人员也并不会随随便便地对某位企业家进行突击检查。

       “笑话,”谈到另一件事的时候,某个看着很不正经的老总又开了一瓶蒲公英酒,“当时情况那么紧张,哪来的时间让造梦师给他创造记忆。”

       凯亚一愣。

       “嗯......这样啊。”

       迪卢克记得,凯亚对他的说辞是:从小被抛弃到孤儿院。但是他仍然对此持有怀疑态度,直觉告诉他不能轻易相信这位经常摸鱼的大老板。

       “还有,我有印象是在脖子后面的代码吧,应该是KRY开头?”

       听到这迪卢克一把揪回来想要偷偷溜走的凯亚,撩开后脑勺的碎发查看,他记得很清楚那里的字母是KPY,但是它似乎在昨晚的激烈运动中蹭掉了,原来是字母“P”的位置隐隐露出一条短线——现在彻彻底底地是一个“R”了。

 

       代码【KRY-1130】

 

       温迪喝了小酒有点上头,看热闹不嫌事大又补上一句:“另外我们公司的产品都是对使用者保持绝对忠诚的,也就是不会撒谎——”

       凯亚:现在就是很想进焚烧炉,真的。

       迪卢克知道这家伙的话只能信一半,在认识凯亚前他真的天真的以为人工智能都是老老实实的。

       “ 看来他已经为了你学会了撒谎哟,”瞅见俩人微妙的表情,温迪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乐得直发出诶嘿的声音,“那么二位不如回去处理这件事?我一个外人在这,多少有些不方便......”

       红发青年微笑着谢过对方,拉着一旁还在挣扎的蓝发仿生人心情很好地从办公室走出去。

       迪卢克是个从善如流的人,他知道怎么让不听话的家伙乖乖说出实话。

 

 



【枭羽晨星熹生贺24h/5:00】

上一棒 @dian-cbyXD 

下一棒 @一花逝一 

长夜余烬,星火初燃迪卢克生日24h第六棒



我把一个没有营养的小片段画的又臭又长...因为时间原因赶的比较潦草,还由于不可抗力删了一页(对老福特指指点点)另外时间跨度太长导致画风崩坏,果咩纳塞!

(PS:个别动作有参考)

总之——祝老爷生贺快乐!!!


来和枭羽一起打太极吧!


来,起势——



是一个妄图通过CP来让自己爱上太极的屑(ノಥ益ಥ)结果自己创死自己,现在看见太极就想笑

我已经自己创死自己了



虽然但是这个梗好好笑哈哈哈哈哈根本蚌埠住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记得这是个梗,但是不记得出处了……)

好耶!是调酒活动!


谢谢米哈游,剧情很喜欢




一封有着繁复烫金花边的预告函不知从哪里落下,正巧停留在迪卢克堆满文件的办公桌上。


预告函投递时间之精准,就好像知道他要加班整理卷宗一样,甚至连封口的火漆还残留着一丝温度。


迪卢克没打算去寻找可能还藏匿在附近的怪盗,因为按照他和对方交手以来那家伙的习惯,就算自己现在立刻冲出去也大概率找不到,纯粹是浪费时间,不如先看看对方的下一次行动。


“××晚八点,我将前来取走查耶维奇馆长的镇馆之宝——绯红之愿。

PS:还请某位警长一定要前来观赏我精妙绝伦的魔术表演 ”


卡片末尾是熟悉的花体字署名“孔雀羽”。


迪卢克笑了一下,将信封收好放进公文包,心下了然。


该说是“果然如此”吗。




——是之后会写的怪盗PA!(虽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咕出来)

这个凯子和文章设定不一样哦,因为很想看凯子穿怪盗服所以就画了(不画身子是因为我懒绝对不是因为我不会画,好了我就是不会画

涂的很草,见谅

总之,还是我往TAG里倒垃圾——

梦幻联动(?)


阿贝多:这溜冰场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P2来自基德的图

其实我只是懒得改凯子的衣服并不是想让他穿小裙子


(主枭羽CP,因为不知道怎么打TAG所以其他的就全打上单人了,如果引起不适可以告诉我我把标签去掉!Orz)

进行一个代餐


P2是模板,大家就当我一个憨憨在进行上色练习就好Orz


话说老爷应该用元素力就能烘干来着?那、那直接用手给凯子烘干岂不更好——

噩梦



救命!谁懂我早上梦见两个老爷抢一个凯子的恐惧!!!一个短发老爷笑的好屑,就像P2,另一个官方正版的长发及腰的老爷看见短发的那个抱着凯子立马脸黑了,我一个人旁观要窒息了啊啊啊啊!